据他们说

2020-06-30 19:24

外贸公司员工:我们对工厂的掌控还是比较全面的,像他们资金这些东西,我们都会做一些调查,一旦有问题我们就会停止合作。很多我们的工厂到月底,或者经常会找我们借钱,借了钱说是还工厂的贷款,还完之后它再贷出来,像这种现象是越来越普遍,找我们借钱是越来越频繁。

厂家:今年好多鞋厂外面不景气,好多厂子都倒闭了,我们今年从开工到现在基本上没断过料,后面又加了两条线。

一名服装制鞋企业主反复强调有些企业是“非正常倒闭”,因为中小型服装制鞋企业身上的融资负担太重,贷不到款,也贷不起款。

记者走访泉州市经济开发区发现,无论是占地十几亩的服装制鞋公司还是小巷子里的鞋子作坊,门口都贴着招工启事。

员工:老板的电话已经是好几天就打不通了,到3号、2号左右就打不通了,5号晚上停了嘛,然后6号他们就在厂门口来要人了,就说老板跑了厂倒闭了。

一名服装制鞋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涨了,还是招不够人。近年来,劳动力成本逐年增长。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当地银行人士表示,最近倒闭企业的增加,也让银行对服装制鞋企业的审核越来越严格。

外贸公司负责人:表面上都是说银行抽贷抽走了,还有一些是互保。自己可能本身是良好的,可能帮别人担保,担保的对象出现了状况。那他肯定有连带。

记者在泉州调查发现,中小型服装制鞋企业反映之前从银行所贷的流动资金一年到期后,一些企业无法全额偿还,往往借民间高息贷款过桥。一旦银行压缩贷款或拒绝再次发放,企业几乎是马上就倒。

陈埭镇名足体育用品(中国)有限公司的招工启事旁,还贴有老员工春节假期回厂的补贴规定,越早回来补贴越高,6月份回来还有400-600元的补贴。

8月中旬,在晋江市池店镇旧铺小学对面,美登龙鞋业有限公司门口聚集着大批的员工,自从老板失联后,员工们还是每天都到公司来,等着有人能够给他们发薪水。

企业负责人:企业贷款后都花掉了,比如我贷500万,要还了,只有200万,先管担保公司借了300万,利息都是六分、七分。

多位晋江商人告诉记者,目前服装制鞋行业世界市场疲软,一些做外贸代工的公司转为内销之后,市场又迅速饱和,加上成本增加,令企业的资金周转越来越慢。一家外贸公司员工告诉记者,

应该说压垮福建多家企业的不只是一根稻草,这里有国际外贸环境的因素,也有国内经济疲软的原因,更有企业自身经营管理的问题。但我们记者调查发现,融资难仍旧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

如何帮助企业渡过“经济寒冬”?福建省政府“五不”政策对于身处寒冬中的企业而言只能说是雪中送炭,要想让企业彻底走出低谷,还需要在完善健全中小企业融资体制上再下些功夫,例如,鼓励发展多种性质的非银行中介金融机构,为中小企业提供多样化的金融服务。有了顺畅资金流做保障,企业才不会在经济寒冬里被冻死。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新闻纵横》播出了泉州服装制鞋企业调查上篇,失联上市公司老板背后的潜规则,负债上市反而会加速死亡。但是,在“鞋都”泉州,“失联”、“欠薪”等不仅仅发生在知名企业中,在中小型企业中也蔓延开来。

美登龙鞋业共有四条生产线,主要做外贸代工,有300多名员工。据他们说,每年年产值也有上千万。记者在现场发现,三条生产线已经被法院查封,剩下的一条生产线还堆满了未完成的鞋子。员工们说,今年开工以来,公司的工资一直发放不及时。

另一家知名外贸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此番泉州爆发的服装制鞋企业倒闭风波,银行压缩贷款成了压倒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企业负责人:人工成本在增长,每一年看工序吧,每年每人增长一百两百。我们400人每个月08年工资是80万,现在是140多万。

据媒体报道,台商投资区的金爵达服饰发展有限公司老板王良秋也于上月卷款跑路,拖欠300多名员工400多万元,银行贷款2000多万元。“失联”、“跑路”、“高息借贷”、“欠薪”,这四个刺眼的词语近半年来在泉州服装制鞋行业内成了高频词汇。虽然没有官方的统一数据,但同行们口口相传的跑路老板也有十几家。

泉州服装制鞋企业上千家,家庭小型代工厂、服装制鞋上下游企业更是遍地都是。每一年,都有新企业开门,老企业经营不善倒闭。那么,此番“失联风波”和往年有无不同?又将给“鞋都”泉州带来什么呢?

企业主:贷不到。银行有时候愿意授信,手续都办好了,但是单单等那笔钱,都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银行人士:现在都挺严的。一般需要足额的抵押,还要看股东的背景。诺奇等企业跑了,现在有点怕了。做这种客户的意愿不强烈,比较谨慎。

福建省政府也意识到了问题。今年7月,泉州各区县银行纷纷承诺坚守省政府“五不”要求,即对有市场、能正常经营,但资金出现暂时困难的企业,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切实做到不减少信贷规模、不釜底抽薪、不提高续贷门槛、不随意抽贷、不随意压贷,支持企业渡过难关。